Another Love Song《Supernatural,Cass/Dean》1

ALS【C/D】
10 /09 2011
3f49be13ace3d04ccb80c484.jpg

*AU架空,長篇連載。
*我重新整理了一遍,有些地方有改掉但是不多。
*希望我能持之以恆把東西寫完。



I.Start the bad dream

1.
培根四溢的油脂、洋蔥清脆以及吐司機烤出麥香混合早餐香氣,Margarine融化覆蓋於熱氣蒸騰煎鍋上頭,雙蛋黃逐漸凝固光澤蛋白如膠似漆,盛盤。能想像出完美早晨裡餐桌擺放一盤煎蛋、一疊焦香吐司、吐出奶油香氣的培根肉片和生菜沙拉淋落油醋汁鮮嫩翠綠,搭配美式熱咖啡將奶油球以旋轉姿態倒入褐黑內,指尖拎起細小鐵匙沿著馬克杯緣順時鐘攪拌優閒自在。

而他醒來。

睜眼瞪視天花板,簡約臥房單調死板灰暗空間,搖搖欲墜吊燈白花花閃爍接近報銷,矮圓木桌上擺著昨夜難以下嚥的垃圾食物,漢堡內的起司和蛋與半熟肉塊僵硬黏貼,出水沙拉將麵包外皮軟化糊成一團──噁心的連蚊蟲蒼蠅都不敢接近,天曉得這東西有多難吃。

His name is Dean Winchester.身兼貧困可笑的大學生。


迅速套上灰階T-shirt,據說是逝世父親衣櫃遺留下來皮外套帶點陳舊不失性格(他總對自己的傳奇父親抱持疑惑)、貼身牛仔褲、穿踏幾年未有壞過登山短靴、Travel Fox登山斜背包塞入幾本厚重專科書,刷牙洗臉後在衣櫥附帶的穿衣鏡打量半晌,同樣接近遺物性質的皮項鍊折映微弱燈光閃閃發亮──那是他失蹤好幾些年的弟弟贈送自己的聖誕禮物並從不離身──一切準備就緒,順手把桌上讓人厭惡的便宜食物掃進垃圾桶,拿起懸掛門邊鑰匙踏出不到幾坪空間破舊公寓開始一天行程。

直到他那該死的作家同學──Chuck Shurley在下午時分某個囉嗦至極教授課堂摘下他臉上那副假惺惺裝認真的眼鏡,雞婆向他介紹份差事時他差點沒把昨晚食物吐出來,而用一口瓶裝礦泉水噴了對方滿臉而後招惹教授關愛完畢低聲:「你在開我玩笑吧?」

「老兄得了。」Chuck慢條斯理用衛生紙抹去水漬,亂髮加半濕衣領顯得狼狽,「看在你最近把Becky介紹給我的份上我才告訴你,這份工作對你而言不是很難哪,而且對方單身開出來的薪資優渥你又沒女朋友?」

「重點不是女朋友的問題……”鐘點女傭”?你在跟我開玩笑吧嗯?」Dean刻意壓低聲線揪住Chuck領子咆哮,「你是不是跟Becky那瘋女人在一起久了所以腦袋燒壞了?」

「嘿Becky才沒有瘋……而且我說的是鐘點佣人不是女傭。」

「我寧願去當個什麼小白臉讓女人包養才不做這什麼該死的鐘點女傭工作。」Dean悻悻然將注意力轉回課堂不再搭理對方。

但通常惡夢就是這樣開始。


在Dean思慮一番後找上Chuck詢問薪資,省略Chuck滿臉竊笑霎時想將拳頭砸落對方臉上看會有什麼反應的衝動外,其實對生活落得如此貧瘠的自己得找份穩定並有保障的工作好過完往後日子,坦白說,他挺心動。

於是向Chuck要上資料和住址後準備去應徵,仔細一看住址離自己公寓十分接近令他頗為驚訝且暗自心喜,路程以走路不到幾分鐘就會到達,但也表示了雇主應是白領階級才有能力在市區內高級地段請佣人這種動作等等。

雖然Chuck表示基於禮貌不該貿然跑去應徵可Dean對這點似乎不怎麼在意,該說對這份打工抱持不大希望──充其量只是為了填飽生活所需,要不是見鬼的上份工作薪水彈盡援絕和看在薪資份上Dean才不屑一顧。

他穿越一條由門口向外延伸出羊腸似的水泥小徑,橫跨過整片正讓定時灑水器噴灑濕潤的大片美麗草坪,長度幾乎已經超過標準卻不失艷澤的漂亮綠色生意盎然,抵達門口時他小心翼翼按了幾聲門鈴,順便好奇地研究旁邊燈飾形狀裝潢等帶來人答應,漆白色輪廓裝載著金黃把手顯些過氣,但整體來說還算優雅別致。

「Hello?」Dean向電子監視系統招了招手希望裡頭有人存在,否則這慵懶午後他應該泡於Starbucks做他天殺的專題報告而不是抽時間來此應徵浪費美好時光,晚上所負擔的電費他可撥不出大筆金錢繳交。

「Hello? Is anybody there?」Chuck可真說對了。不該冒失地就跑雇主家裡打。Dean暗忖,嘆口氣轉身欲離去門卻粗暴的被應聲打開──一位火辣金髮美女婀娜多姿身穿細肩帶蕾絲背心和短到勉強能遮掩臀辦迷你裙出現,雄偉胸前可讓Dean目不轉睛呆愣注視,而對方像是沒在意Dean隨即若想到什麼硬生摔上門令後者傻眼片刻,沒半刻便風風火火拎了個柏金包怒氣沖沖奪門而出後頭還戲劇化跟上名男人,Dean沉默佇立門旁看著離自己不到幾尺距離忿忿尖叫大聲地訴說委屈,內容Dean沒聽清,但是他見著有趣的一幕。

女方活生生給了對方一記火辣辣巴掌和以三吋嬌艷高跟鞋狠狠踏進男方因著急隨便套入鞋子腳背。

「You son of bitch!! Disgusting!!」憤怒及不滿宣洩完畢乾脆離去,男方腳步蹣跚欲走回家門瞥見Dean,擺了無奈表情充作招呼準備關上門被甫回神的Dean攔住。

男子滿臉疑惑盯看後者,碧藍眼睛是Dean從未見過的純粹美麗──深邃迷人Dean幾乎捨不得離開視線直到對方放下門把等待他開口。

「Well…我、我是來這應徵鐘點工作的不知道您……方不方便?」支吾地呻吟半晌終於記起是來這兒幹嘛,他緊張地慎選搭話詞以免遭受厭惡,更何況這會是將來的雇主也說不定。

「噢。」藍眼瞬息萬變帶上笑,「我是Castiel,這裡的主人。」

名為Castiel的悲慘男人寒暄性伸出手,凌亂棕黑短髮搭配一絲頹廢氣息與那雙眼睛如同天作之合絕配,迷人笑靨未受方才影響大肆顯露。

「進來吧,我們可以好好談。」

他想往後日子應該會過得挺精彩。Dean下意識暗忖道。



2.
Dean曾經想過他的生活不會如此孤寂乏味,每早起來和弟弟共進早餐出門工作,偶爾相約看電影後盡情地討論劇情,各自與交往中對象熱戀、論及婚嫁甚至組織甜蜜負荷的家庭,儘管明白自己到最後會悶聲不吭既欣喜又暗自失落--畢竟在大家面前掉淚太娘,他想。

更或許能擁有一台1967 Chevrolet Impala自在奔馳於屬於這片美利堅天空下的土地,時速直逼百英哩呼嘯狂風擦摩耳際震動鼓膜,引擎氣缸低吼咆哮伴隨輪胎高速旋轉滾起沙塵漫漫,並跟副座乘客談笑風生--自家手足也許深愛伴侶--至少Dean曾經如此夢想。

他知道這是夢,不切實際又虛幻飄邈一如在廣袤沙漠中尋得綠洲那樣可笑。


「坐吧。」努力想迴避令自己渾身不舒服視線卻徒勞無功,甫遭女性俐落賤踏自尊且極有可能成為Dean將來雇主正慢條斯理整備杯具──喔是的,那名為Castiel的男人可以邊沖咖啡邊以若有所思神情打量他全身上下──而後者如坐針氈陷入高級沙發椅孤伶伶一個。

姑且不論方才自己見著什麼撲朔迷離的肥皂劇畫面,就裝潢判斷他對於這份工作是該抱持良好心態來面試。
挑高近三層樓一旁側邊玻璃窗縱貫落地透映草皮,從右側狹窄門框內伸展開門外感受不到空間拓寬,皓白為基底覆滿整個室內裝潢,玄關向左側有著像是直達天際的螺旋狀樓梯被滾落紅色地毯向下層層延遞,前方走道寬闊朝後方延伸隔層透明玻璃後方階梯扶搖直上。雲母石地板圖騰由填滿同心園延伸出複雜線條流線出華麗氣派卻未失優雅感,左側入口與玻璃齊平突起的木質地板分別了大廳呈現居家客廳氛圍,米黃顏色截然不同的親近感和過份的高雅亮白簡直天壤之別。

裡頭開放式廚房與吧台形成缺了邊的方型展開一體成型,Dean看著對方將咖啡端放到矮桌與他對坐,心裡暗自慶幸至少不用再遭受視線洗禮。

「嘿,自在點。」他說,手不停歇將桌上原本就置有的小鐵盒子打開──裡面有著白砂糖包混幾許顆奶油球──將之倒入1:1比例指尖熟練沿著邊緣45度角輕柔攪拌,繪有花鳥圖樣瓷製咖啡杯蒸騰濃郁香氣蠱惑嗅覺神經,Castiel小小吹散煙霧迅速抿了口,「我才剛搬來對這裡還不熟悉,你是怎麼知道的?」

在Dean想做出數對方睫毛根數這種無聊蠢事前對打破闃靜的問句稍稍愣住,隨後回神:「喔,是Chuck…我同學介紹我過來的,他給了我地址而且我又住在這附近所以……」

「住附近?」

「呃……沒錯我就住附近,算是隔幾條街而已。」當Dean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好事時神情瞬間僵硬答道,同時痛恨起不小心將居住地說溜嘴的暴露。

「我想那是個不錯的距離。」Castiel輕輕勾起嘴角似笑非笑,「那麼切入重點吧,鐘點工作男孩子的話應該是沒差別的,你是自己住或是……?」

「個人外宿。」

「好極了,打理家務應該是沒問題的,畢竟只是整理一下這棟房子而我沒什麼精力去弄這些,」對方緩緩靠向椅背說著,同時調鬆頸間過於壓迫的領帶整個人更顯得疲憊萬分,「而且是Chuck那孩子…..順帶一提他是我兄弟的男孩,所以,要是你願意,那我們就達共識了?」

幾乎只捕捉到”我們達成共識”幾音節其餘完全被沉著嗓音影響而放空沒去理會字裡行間的談話內容,Dean猛然回神不經意對上Castiel湛藍如蒼穹美麗的藍,尷尬全寫於臉上。

但對方幾乎是不在意抿了抿唇,又提端起咖啡啜飲小口:「喔對了,還沒問你名字?我是Castiel Shurley,叫我Castiel或者…..」

「Cass?」Dean下意識脫口名諱親暱,兩人完全一愣。

「嗯,我想想,這是個不錯的選擇。」認真思考半晌悄聲呢喃,半垂眼皮手自動地將手中瓷杯擺回原處,細嚼腦袋裡多出的新字彙。

「Dean Winchester.」咧開嘴露出笑靨伸手欲交握想將方才糗況帶過,沒料到對方先是瞠大眼望了他好一會才緩緩覆上,「Nice to meet you.」

還是太尷尬了?Dean該如何解釋抑或就如此讓不好印象拋諸腦後,幽綠色眼睛眨動著收回手暗忖,不過說實在他不想去在意第一印象,而這份工作只是暫時性撐過這學期結束他沒有任何長久訂下的想法存在。
開什麼玩笑,鐘點工作不都一般是女性在做的嗎。

「一天5小時50美金,一周2~3次過來這裡就好,如果超過時間我會以小時加薪。」Castiel自顧自地說著,順手將矮桌上墜落的水珠抽起衛生紙拭去,好整以暇漫不經心早就盤算好似地,從椅背坐直交攏十指擱置在大腿上,稍瞥一下手錶,「那麼我們就從下星期開始,好嗎?」

「……沒有合約和其他契約?」

「不必要,我換過太多次鐘點女傭…不過幸好這次是你我可以別出心裁點。」他說,揚起從頭至尾的對話裡唯一較為顯露的靦腆笑容,眼角細紋朝上勾起,Dean驚訝的發現原來他的既定雇主笑起來是多麼好看──不僅僅是眼睛,迷人神采散發成熟男人帶有獨特的魅力──很好看,也非常適合。

笑容稍縱即逝回復原有樣子,落差極大地站起身伸伸懶腰Castiel套入室內拖鞋再次走向廚房,「你要喝杯咖啡再離開嗎?」

「不了。」隨即跟著由柔軟沙發中離開,似乎有些眷戀想倒回去但時間不容允許,花費了將近兩三小時不回去把報告弄完就準備遲交。「我下禮拜二過來。」

「對了,我想要是你需要,可以來我這弄課業要弄的東西,我一個人住不會打擾。」在將Dean送至門口時Castiel倏地出聲,突如其來話語令Dean怔怔回頭,雅致臉蛋寫滿疑問。

Starbucks坐上一下午應該不太舒服。

Castiel看著眼前人的神情從錯愕轉至暈紅接而眉宇不由自主洩漏慍怒,一陣青一陣白剎那表情變化倒是讓Castiel饒富興味得有趣,正當對方想開口說些什麼他補充,「希望我們下禮拜會有愉快的禮拜二。」

然後大門硬生生在Dean面前不輕不巧閉闔。

結束一天疲憊(外加結尾不太好的面試)總算找到份暫時能穩定日子的兼差,昏黃微弱燈光照在自己臉上茫然發呆,凌晨時刻夜裡格外寧靜連呼吸音都覺清晰,寂寥充斥這厭惡房間內壓迫作嘔情緒,Dean攤躺於床鋪雙眸睜得老大盯看天花板思考著接續生活。

該持續做著不切實際的夢麼?

那段極為幸福往日,甚至溯回童年那段日子……

稍嫌泛黃枕頭滿是洗髮露芬芳味道,嗅吸氣味沉穩翻了個身闔上眼將腦袋一切淨空。

他仍然想念。

3.
Dean剛結束完一天課堂便匆匆趕回公寓將筆電隨意擱置便前往雇主住處。沿水泥小徑穿越那大片大片依然沒有打理的油綠草地,正準備按下門鈴門卻自動敞開。

「Good......evening?」

「你比我預計的時間早了些,」對方抬起左手稍暼錶面,另手拎了漆皮公事包且隨興套穿米色風衣欲外出模樣,「我以為你會晚一點來,所以留了紙條在桌上。」

兩人沉默僵持於玄關,復他打量Dean好半晌出聲,「紙條留給你當Memo好了,跟我來。」

沒有等Dean答覆,Castiel轉身帶領他穿越寬闊簡潔如同博物館裝潢的大廳,來到氣氛和前廳與眾不同的接待空間,仍然柔軟舒適的絨毛沙發椅墊了層毛毯,矮桌上多了幾張Memo,「這是我希望你能注意的一些地方,因為我待會得去上課所以只能跟你講個大概。」

Castiel漫不經心說著,手指了桌面又匆忙繞過沙發椅,「基本上要做什麼我都不反對,只要能把交代你的事情做完就可以走人,鐘點費就5小時,若有其他額外的多於事項要你作我會在另外算。」

「還有,記住一件事,千萬別上頂樓。」

「你是說……外面那個高到很誇張的樓梯那裡?」

「嗯?……yeah,right,就是那上面。」他像是想到什麼的愣了下,隨後回神,「總之剩下的你可以看紙條我應該都有註記,還有,關於會有人來按電鈴的事情,你只要裝做沒人在家就好。」

Dean還來不及將最後那句話塞進已經疲累到空無一物的腦殼裡消化,對方早就動作非常熟練地拎起公事包和大衣離開客廳。


All Right,結果講了等於沒講。


Dean看著無邊寬廣的房間挑高眉毛一臉不以為意,突然像是想到什麼點子拉開沙發上的背包,拿出Ipod掛上耳機,復脫下T-shirt外襯衫隨意擱置。

It's Show Time.


生活持續了一個月,Dean發現這地方不能被稱之為''家''。

它保持乾淨的不需要特地請任何一個人來清掃。Castiel似乎本身就是個習慣非常良好的模範公民,除了庭院雜草不修邊幅外,若沒有那些私人衣物和用具幾乎可以算是間沒人居住樣品屋。

這很詭異。他想,把除塵拖再次覆蓋高級木地板,打蠟光鑑可人讓Dean能看見自己的模糊倒影,或許對方就是想每天住個樣品屋也說不定,不管,他只是個請來打掃的佣......清潔工,把分內事做完成就能順利回去做昨天被退回的Papper邊詛咒他的教授是個苛刻鬼。隨背景音樂哼唱Asia名曲Heat of the Moment,帥氣甩開拖柄佯裝底下有舞台般蹦蹦跳跳單手指向正前方,至少目前為止他算是挺喜歡這份工作,比起上回速食店零工輕鬆薪水也優渥許多。

例行的掃地拖地整理房間,清理他雇主刻意留下的小雜亂(要知道,他前一星期來根本沒有任何一個地方需要整理)打包垃圾走約30公尺丟進大型垃圾子母車,整體而言只需三個小時就可以滾回去解決可憐的晚餐,至於工作成績對方沒表示任何意見Dean就這麼幹。

還有就是他的雇主。這個月以來除了前兩天面試外幾乎沒見過面,頂多就是剛好開鎖進門巧遇,對方匆匆瞥視自己一眼就快速繞到後方車庫(Dean來這裡自行繞完整圈了解環境後才發現房子後方有個30坪大的車庫)離開,見鬼的他們根本沒講過半句話,唯一僅有是Castiel留言紙條交代事情。

Dean曾經存有那麼丁點懷疑但沒放在心上。把拖把沾黏灰塵的棉絮拉除丟進垃圾袋,他拍拍雙手準備完成今天的工作,一如往常提著垃圾袋經過大廳瞥了眼樓梯好奇視線跟著旋上,然後佇立約有這麼一秒後直接走向大門。

那不干他的事情,別打開會毀了你生活的潘朵拉盒子。Dean暗自告誡自己像是嗅到腥味的鬣狗般敏感直覺。

Don't Screw Up,Dude,that's not your business.

Don't Screw Up.





tbc.


留言

秘密留言

我有在等喔(別有壓力)

更啦~不更也行畢竟這強迫不來...

催更很沒良心!

但您還沒忘了這篇吧(擔心)

拜託別忘囉!

No title

加油!(我等更囉~)

蝶衣♕

└ 此人易ㄎㄧㄤ
└ 歐美無限墮落中
☞偶爾回歸二次元
☞SPN/BBCSH/HP
☞冷CP常駐
☞BBC Jim Moriarty
☞Andrew Scott
☞Eddie Redmayne

★連結自行取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