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癖<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2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02 /14 2017
標題:性癖
原作: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Movies)
分級:NC-17部分有
警告:斜線不代表CP,互攻有
配對: Percival Graves/Newt Scamander、Credence/Newt、微Credence/Graves
注釋:葛雷夫和紐特是一對情侶,因為葛雷夫有NTR癖,某天跟紐特提議之後覺得想嘗試,決定找魁登斯一起。


*依舊魁登斯視角
*兒童性騷擾、暴力有
*請做好心理準備再內閱



帕西佛.葛雷夫。

魁登斯原本躺在床上準備就寢,驀地想到什麼般起身朝衣帽架走去,伸手從夾克口袋掏出那張帶有股香水氣味的名片,湊進鼻尖嗅了嗅。

沁入鼻腔是誘人木質調沾點些許辛辣,混合馥郁菸草香勾勒出淡淡花葉芬芳,恰如其擁有者的內斂沉穩,並賦予了新一層次的優雅高貴。

他坐回床邊,雙手拿著名片宛若觀賞琉璃藝品般仔細端詳,復又小心翼翼地塞進枕頭底下。

事情順利的就像做夢一樣。他想。

月光透過玻璃窗灑落在魁登斯單薄無袖背心和短褲,讓蒼白肌膚暈染成毫無瑕疵的陶瓷色,他呼出口長氣,熄掉閱讀燈再次把自己陷入柔軟床鋪,或許過往貧瘠無趣的生活將於此刻劃下句點,烏雲背後即將展露金絲線。

翻過身悄悄忍俊不住,快樂將他穩穩捧著,徜徉在安心裡酣然入睡。




魁登斯是個再平凡不過的男孩,與普通人相同的成長背景,只是缺乏自由跟陪伴。

他的家庭是普通小家庭,父親四處打零工,母親則是站街女郎,父母親幾乎沒有停止過忙碌,每當魁登斯想要更進一步表達自己的需求時,他們難以抽出時間給他,但也從未讓他挨餓或凍著。

母親少有在家,而在家時魁登斯多半免不下幾頓揍。或許更精確地說,他是被帶進家的賠錢貨,能讓魁登斯待在家已經是何其慶幸的事情,偶爾經過孤兒院門口時,他總是會對母親心懷感激。

他知道家裡經濟狀況困難,每天食物配額是一罐玉米罐頭和幾片吐司,幸運的話,他會得到幾片火腿。

某天晚上實在是餓到受不了,開冰箱將可能是大人昨晚剩下的晚餐吃光,父親出門了,母親剛好回家一趟,帶著全身酒氣和脫妝的面目猙獰,脫下高跟鞋就是往他臉上砸去,接續連串的骯髒咒罵跟拳頭,"你這個賠錢貨!"她會大吼。然後癱軟在地上哭得唏哩嘩啦,那濃厚的廉價香水和過時妝容一點一滴融解在淚水與嚎哭裡,這還是普通時候的狀況。

魁登斯覺得他能理解母親的辛酸,今天一定又是令她心碎的一天,他想。看到母親放聲大哭,自己默默地蜷縮在她腳邊,品嘗自己錯誤行為應有的疼痛及懲罰,跟著母親掉下無聲眼淚。

他知道母親只能用這種方式表達她的愛。

作為回報,魁登斯仍然愛他的母親。由衷的。



父親有時會出門好幾天,偶爾看見他回家一次,開門時表情永遠是極度疲倦和一貫冷漠,腳步蹣跚揣著手啤酒,直接依附進破舊沙發裡打開電視機再也不離開,時不時傳出鼾聲,休息長達幾個星期或好幾個月。

魁登斯曾經試圖去擁抱他的父親,卻被狠狠搧了巴掌。他那殘像不多的記憶中,至始至終烙印心上是那充滿厭惡的神情及冷冽瞪視──好像他是馬桶裡骯髒頑強的汙垢,難以清理且臭氣沖天──其實,父親也算是好相處的人,至少在魁登斯乖巧安靜地玩著火車積木時,自己不會遭到父親挨揍。

魁登斯的上課紀錄全是看父母親心情而定。他不被允許以任何理由出門,最嚴重的學期缺課紀錄讓他快被學校退學,若不是老師三番兩次打給魁登斯母親關切狀況,他極有可能在父母親出遠門時被餓死在家中好幾個星期,並且沒有人會發現不對勁。

他愛他的父母們。他們只是無法陪伴他,這可以理解,因為要養活自己是件很困難的事情,所以,不能再給他們製造麻煩。



魁登斯可以依照別人需要表現得十分乖巧、聽話,這讓他感到快樂,也是他唯數不多自豪的事情。11歲那年,因為奔跑跌傷了膝蓋進保健室休息,保健室老師要求魁登斯脫下內褲檢查有沒有其他傷口時,他沒有任何遲疑。

老師握著男孩的陰莖上下搓揉,也將自己的雙手握上對方灼熱的龐然巨物,那感覺非常舒服,在聽見低沉男音喘息著"你是我見過最聽話的乖孩子",帶有興奮的快感簡直讓自己飛上了天,爾後老師將灼熱物體送進他口中抽插,隨著速度加快,從口中爆出液體盈滿整個腔內,黏稠帶有絲絲鹹味,魁登斯二話不說將其吞進,同時覺得自己被稱讚既榮幸又害羞。

日後,他再也沒有見過那位老師。魁登斯曾經默默地徘徊在教師辦公室前,豎起耳朵想打聽該為老師的下落,他們快樂的時光不願意這樣讓它離去,男孩將其緊緊揣於心底是他無趣又殘破不堪生活裡的美好回憶。他們說,老師是因為心理壓力過大辭職。魁登斯不相信。當其他無關緊要人士在講台上宣布他的老師離開時,他的腦中那久違不見地悲傷再度出現了。看著黑板上那不斷跳躍的文字,周遭繽紛的顏色褪去,世界僅僅賸下他一個。

他身體像是破了個怎麼也填不飽的大洞,隨著暴風雨張牙舞爪來襲,不停地往身上烙下酸蝕雨滴,而他能支撐住的,只有那屈指可數的珍貴愉悅。


***


「好了,應該就剩這些。」他將最後一個行李箱封起,推至零散的幾個箱子旁,房間跟打包前似乎差沒多少,卻越發凸顯獨居的空曠。

碧藍色牆紙已經脫落些許碎片,混合著因空氣潮濕形成變色的斑斕,魁登斯站在房門口環視他住了半年多的房間,被開啟的透明玻璃窗將薄紗窗簾輕輕吹動,但仍然無法讓屋內霉味減輕些。

他會想念這個地方的。魁登斯想著,臨走前擱下最後一眼留戀,他頭也不回關上大門。



新學期、新住處、新工作、新環境。

在跟葛雷夫先生約好時間搬進住處後,他實在沒什麼時間能抽空跟屋主們好好地坐下來吃一頓飯當作歡迎派對,然而葛雷夫先生在聽到他的歉意後並沒有表示什麼意見,著實讓魁登斯有些訝異,畢竟這種相當"不禮貌的"行為在前一任屋主史密斯太太觀念裡是不許可的。

他並不習慣在同樣的地方待上太久。對於一個窮學生來說,提供勞動服務換得食宿是再也合適不過的選擇,他會在就學期間去打些零工賺取微薄費用好支出他那該死的書籍學雜費,以及少許生活開銷。

新住處至少比先前大上幾倍,當然包含其他人所居住的部分,公寓裡開放式廚房附帶吧檯、客廳、書房和幾乎可以聞到街道上熟悉尿騷味的陽台,他們就像室友分享一個空間,應有盡有。

在準備到學校開始新學期的清晨,他被外頭傳來的小麥烘培香氣叫醒,睡眼惺忪朝床頭櫃摸起鬧鐘,竄進窗簾縫隙的光線刺眼地讓他差點睜不開眼睛,顯示時間呼喚他重新躺於床鋪裡,並且高高地將被褥覆蓋於頭上裝死,就像自己從未醒過來般。

閉上眼睛仍可以聽到門外動靜。窸窸窣窣交談帶著餐具碰撞瓷器聲,他位在走廊最底部房間,其隔音效果仍然是出奇的差(這點是葛雷夫先生當初在洽談時強調的部分,不過魁登斯一點兒也不介意)以至於可以聽見走廊外大部分的聲音,但幸好房間跟房間保有絕對的隱私權。

他有點想念這一切──或是渴望?

魁登斯拒絕思考這個問題,只知道這種打從心底的愉悅感遍佈全身,讓他輕飄飄地再次進入夢鄉。




TBC.

留言

秘密留言

蝶衣♕

└ 此人易ㄎㄧㄤ
└ 歐美無限墮落中
☞偶爾回歸二次元
☞SPN/BBCSH/HP
☞冷CP常駐
☞BBC Jim Moriarty
☞Andrew Scott
☞Eddie Redmayne

★連結自行取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