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如潮水《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1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04 /02 2017
標題:愛如潮水
原作: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Movies)
分級:PG-13
配對: Percival Graves/Newt Scamander
注釋:斯卡曼德家跟葛雷夫家是舊識,八點檔,言小走向,亂七八糟的。





 

 

紐特醒來時覺得喉嚨像是被利爪撕扯過的乾燥,痛和灼燒感交雜出一團混亂。


晨曦穿透窗戶映照在凌亂床榻,他掙扎地撐起上半身,睡眼迷濛與整組腦袋昏昏沉沉,休息好一會想讓自己下床,身體的虛脫無力感卻背叛了意志,沒注意腳捲走了大半薄被不小心踉蹌摔落地板。

接著他努力扶住床緣試圖爬起身時,聽見不遠處貌似有另一人存在的咕噥,小心翼翼探出半顆頭,棕紅色短髮蜷曲而亂翹,在陽光照耀下顯得熠熠生輝──然而他瞪大了眼睛。

 

***

 

離開紐約後莫約半年,紐特在自己位於魔法部辦公室內收到貓頭鷹稍來的信函,內容大概是MACUSA準備修法讓奇獸管制法解除外,還有他們在前幾個月找到了帕西佛.葛雷夫,奄奄一息遭囚禁在人煙罕至的美國南部邊境,並且他們在近期會替魔法安全部部長舉辦溫馨的復職派對。

紐特本來回覆不克參加,而信件出奇地一來一往期間(還有不知道忒修斯打哪來風聲,知道他不願出現也寄來的勸說),紐特甚至考慮燒掉那些信件,最後遭到金坦姐妹半脅迫式通牒勉為其難應邀這場慶祝,令他再次踏上紐約土地,隨意找地方落腳,等待那場他完全不想參與的盛會與見到那張熟悉又陌生的面容。


 

多虧了偉大的瑟拉菲娜.皮奎里主席女士,莫魔們嚴格的禁酒令沒有延燒到巫師間的派對。

紐特趁著蒂娜奎妮被周遭分散注意時默默淡出人群聚集的地方,在吧檯角落點了杯酒水,有一點沒一點沾著。

果然還是不喜歡這類的聚會。紐特心想。或許自己真的不擅長人際交際,又或者是不喜歡交際上的麻煩──也可能兩者都有。他暗忖,奇獸們總是比人類直接,好與不好全都真實呈現在行為上,沒有語帶曖昧,沒有表裡不一──他總是可以毫無顧忌地讓自己接觸每個大地中的奇蹟生物。


「嘿,」既是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從身旁竄出,有些生澀打了聲招呼,額角散落幾撮頭髮,彷彿能從容貌裡讀出狼狽的味道,「沒想到你會來。」

紐特沒有應答,舉起酒杯代替點頭致意,他慣性低著45度頷首,從那股特殊古龍水香味就能判斷出對方是誰。

帕西佛.葛雷夫。


 

他們沒多作交談。如同心照不宣般靜靜地各自喝著酒,桌上玻璃杯從來都沒有空過,紐特心血來潮將數個空烈酒杯疊成小山丘,被家庭小精靈收走時還遭白眼,他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將杯中剩餘液體一飲而盡,隨後茫茫然望向舞池,深藍色大衣安穩掛在椅凳上,被鬆開的領結懸吊在頸間,敞開領口讓一切都亂了套,從衣物遮蔽處攀起紅暈散佈紐特整臉,身體循環反應將雀斑展現得更加徹底,愣愣地聽著無數人們近乎調情的喧鬧,驀地前些天的衝擊畫面伴隨溫度攀升充斥大腦嗡嗡作響,他開始感到些微焦慮,有種確切不自在襲滿全身,儘管嘗試讓自己冷靜了幾天,似乎沒什麼效果。


他不能再喝了。胃袋翻攪如同無數隻蝴蝶在裡頭飛舞,甚至還帶有酸液的噁心感死死地哽在咽喉。

「你要回去了?」葛雷夫放下酒杯後再度被斟滿,褐棕色眼睛絲毫沒有醉意般,直直盯著那刻意避開所有人注目的舉動,像是試探。

「我還有事情。」紐特喃喃著,起身拎起孔雀藍毛氈大衣和隨身皮箱作勢準備離開。

「我和你一起走吧。」

「這個派對的主角是你,葛雷夫先生。」紐特加強語氣說道,或許還透露出些不耐煩,「請別擔心我。」

「我醉了,」葛雷夫呼出口充滿酒精味的濁氣,腦袋半倚著手趴在吧台邊緣,「我想我需要有人幫忙。」

彼此對峙了好半晌直到紐特嘆氣,葛雷夫站起身時還有點搖晃,只見前者順手掏出魔杖拉住對方衣角,頃刻間兩人消聲匿跡。

 

他醉了?他沒醉?


根本不是重點。

現影術是不用費勁的小事,對方嚷嚷著意識不清會身首分離之類的藉口──沒錯,藉口,在一個聲稱自己喝茫的強大巫師口中,聽起來不是那麼理所當然──而紐特正舒適窩在對方家中扶手椅內,思考著自己是否該離開這裡,更準確地說,離開紐約這是非之地。





TBC.

留言

秘密留言

蝶衣♕

└ 此人易ㄎㄧㄤ
└ 歐美無限墮落中
☞偶爾回歸二次元
☞SPN/BBCSH/HP
☞冷CP常駐
☞BBC Jim Moriarty
☞Andrew Scott
☞Eddie Redmayne

★連結自行取用★